村里有故事>灵异小说>我队奶妈又站街了 > 04怀里的b子被马弄到了小SN 马震
    贝尔芬格和利维坦都姓雷斯,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,长相和天赋却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虽都是战士,但兄长贝尔芬格更能和火系魔法兼容,弟弟利维坦则偏黑暗系加成。此次小队来到帕蒙,就是为了替贝尔芬格拿到赤冰剑。

    路西法被留在红森林旅店,四人小队骑马到森林深处,再按照地图找到寒冰赤焰虎。

    森林里的路并不好走,骑马非常颠簸。月兔和贝尔芬格共乘一骑,贝尔芬格牵着缰绳,把月兔揽在怀里。他专挑不好走的小路,十分享受月兔被颠到意乱情迷的下贱模样。

    随着马儿踢踏奔走,月兔的乳房打着圈的摇。这两天饱受男精滋润的他,胸口鼓胀的更厉害,时不时就会涨奶溢奶,浑身都是奶香味。因为胸围又大了,胸衣只能堪堪勒住小半个奶子。乳头不时就会从胸衣里弹跳出来,像白雪地里的红樱。

    月兔苦恼的皱着眉,用手揉着自己的奶子,像面团一样把它压扁放进衣服里。贝尔芬格看他奶子涨的太大,主动用手帮他摩疏通奶孔。等到里面的硬块完全软化,再毫不留情的揪住奶头,一边拉扯一边挤压,新鲜的热母乳就会不停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月兔胸口一片酥麻,他的乳孔很娇嫩,喷出的奶水不停摩擦他的奶孔,让他爽到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但充满弹性的奶子很快就会重新恢复鼓胀,乳晕和乳头在衣服里挤出色情的小尖,乳肉更是快要把脆弱的布料完全撑开。

    在前面开路的利维坦忍不住偷瞄,好几次差点和酒芝迎面撞上,为此女法师甩出了好几个白眼。

    前方是大概七八米的一处断崖,众人不仅没有拉住缰绳,反而抽动鞭子,让马疯狂加速冲过去。月兔只好抓住鬃毛稳住自己,颠簸的节奏和幅度变大,阴茎和小屄都不受控制的撞在坚硬的马鞍上,让他持续处在磨人的酸涩中。

    飞出悬崖的一刹那,月兔忍不住惊呼一声,心跳加快。屁股腾空的瞬间,小屄里光滑的堵精棒滑出去一半。

    贝尔芬格和利维坦都姓雷斯,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,长相和天赋却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虽都是战士,但兄长贝尔芬格更能和火系魔法兼容,弟弟利维坦则偏黑暗系加成。此次小队来到帕蒙,就是为了替贝尔芬格拿到赤冰剑。

    路西法被留在红森林旅店,四人小队骑马到森林深处,再按照地图找到寒冰赤焰虎。

    森林里的路并不好走,骑马非常颠簸。月兔和贝尔芬格共乘一骑,贝尔芬格牵着缰绳,把月兔揽在怀里。他专挑不好走的小路,十分享受月兔被颠到意乱情迷的下贱模样。

    随着马儿踢踏奔走,月兔的乳房打着圈的摇。这两天饱受男精滋润的他,胸口鼓胀的更厉害,时不时就会涨奶溢奶,浑身都是奶香味。因为胸围又大了,胸衣只能堪堪勒住小半个奶子。乳头不时就会从胸衣里弹跳出来,像白雪地里的红樱。

    月兔苦恼的皱着眉,用手揉着自己的奶子,像面团一样把它压扁放进衣服里。贝尔芬格看他奶子涨的太大,主动用手帮他摩疏通奶孔。等到里面的硬块完全软化,再毫不留情的揪住奶头,一边拉扯一边挤压,新鲜的热母乳就会不停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月兔胸口一片酥麻,他的乳孔很娇嫩,喷出的奶水不停摩擦他的奶孔,让他爽到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但充满弹性的奶子很快就会重新恢复鼓胀,乳晕和乳头在衣服里挤出色情的小尖,乳肉更是快要把脆弱的布料完全撑开。

    在前面开路的利维坦忍不住偷瞄,好几次差点和酒芝迎面撞上,为此女法师甩出了好几个白眼。